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月湖三宝
时间:2018-09-25  浏览次数:

诗曰:新蒲遥接浪参差,十里斜阳半落时。坐久浑疑身是鹤,谈深忘却雨催诗。

□徐怀庚

周末来到月湖边游玩,看蒲农剥蒲菜时,碰到一位银丝白发的长者,也在那里观看蒲农剥蒲菜,并不时用手机拍照。闲谈中得知他今年八十有六岁,从小在月湖边长大,后来当兵转业在外地工作。这不,趁着月湖蒲菜大量上市时,千里迢迢回来多吃几口月湖中的蒲菜。他说:月湖有“三宝”,即蒲菜、鲜藕和草鱼。

月湖和勺湖、萧湖俗称老淮安城中的“三湖”。月湖又名万柳池,在老淮安城西南隅(淮城西长街天妃宫巷西),有篇《咏淮纪略》文中说:旧由西水关通干西湖,通船来往为燕游胜地。水平如镜,芰荷杨柳,春生蒲菜,秋有甘藕鲜莲,一年四季生产鳊鲢鲤鲫。更有诗人邱彤把月湖中的蒲和鱼直接带入诗中,诗曰:新蒲遥接浪参差,十里斜阳半落时。坐久浑疑身是鹤,谈深忘却雨催诗。鱼跳浅水船依岸,人醉横桥月满卮。霜冷三更衣欲湿,不妨携手步迟迟。

我们家是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在月湖西南角的南角楼处安家落户,从那时起,我不仅尽情观赏月湖一年四季美景,而且还常看到蒲藕田人(古城人称管理月湖的人通称)是如何采蒲菜、踩河藕、捕鱼的实景。每年随着春天、夏天的脚步声,月湖中的蒲尖钻出湖面,荷叶的叶面在湖面上打开,包含草鱼在内的各种鱼也在蒲、荷、水草间游来游去,觅食寻欢,尤其是到了盛夏,月湖中满湖的蒲中夹着荷,荷中插着蒲,盛开的荷花点缀当中,再加上鱼在蒲、荷叶中自由游弋、纳凉。蒲荷影下鱼儿欢游美景尽收眼底,是一幅月湖三宝生动画图。

月湖中的蒲菜现在叫“天妃宫蒲菜”。明清时期,淮安漕运发达,通过海运到淮安的漕船顺利抵达后,船人都要叩谢天妃,于是人们就将当时月湖中的灵慈宫改为天妃宫。上世纪八十年代初,蒲藕田人的市场意识、品牌意识逐渐增强,他们为区别萧湖、勺湖、夹城、新城所产的蒲菜,没有以月湖为名,而是以月湖中天妃宫为名,给产自月湖中的蒲菜起了个“天妃宫蒲菜”。具有悠久历史的淮安特有的传统名菜——蒲菜,配上天妃,又称妈祖、天后且得到众人供奉天神的名字,是那么自然、那么朴实,又那么具有文化底蕴,是传统与历史的结合,名菜与神话的牵手,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到了中秋节前后,月湖人在采蒲菜的同时,也开始踩藕,踩上来藕细而长,真是“出污泥而不染”,洁白无瑕,当地人称“花心藕”。弄上两节出水的鲜藕,切成薄片,在开水里焯后捞起,吃起来又香又脆又甜,爽口得很,是一道消暑佳菜。中秋节当天,好多人家去买月湖中的藕用于供月赏月,一大支长长的藕有五六节,还有好几个支节、枝枝蔓蔓,人称“子孙藕”,供月讨吉利。到了深秋踩出的藕,就没有那么白了,煮上几段很快就熟,吃在嘴里香香的、软软的,藕丝能拉尺把长都不断,真是“藕断丝不断”。

月湖中的草鱼一年四季都能捕到,生生不息,常捕常有。捕上来的草鱼浑身黑黑的(淤泥深),刮去鱼鳞,鱼身青白,红烧两条,味美鲜嫩。相传,有年秋天钟汉离、李铁拐随吕洞宾来淮探望伯父吕温,三位听吕温说城西南有万柳池,风景优美,有道院佛寺,还有枸杞井和枸杞茶楼。三人结伴来到万柳池游玩,跨进茶楼,品着枸杞茶……茶楼主人立马把茶楼改名为“三仙楼”,门前弯曲小桥改为“三仙桥”,月湖(万柳池)的蒲菜、鲜藕、草鱼从此就更有名气了。
           刊于2018年9月16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