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闲话古淮河
时间:2018-09-28  浏览次数:

淮阴县变成了淮阴区,废黄河不再是一条分割市县的界河,而成了淮安市内的“内河”。你还能说它是“废黄河”吗?

  □吴  

  20176月底,女儿因为遭遇车祸住进了市一院,每天,我骑着电动车穿过刚修好、正在装饰扫尾的黄河桥,进了医院到了病房,稍有空闲时间,便站在阳台上眺望,看到的还是这座大桥。女儿出院的时候,开车经过大桥,目光不经意地一瞥,发现大桥中间观景的半圆形小平台上,桥名为“古淮河大桥”。是啊!脚下的这条穿城而过的河流,其真正的名字,正应该是“古淮河”!

  曾经,这是一条“废黄河”。20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六七岁的我,最怕的一件事情,就是清明、冬至等节日和爸爸一起去上坟祭奠爷爷奶奶,他们的坟茔就在废黄河南岸的铁水牛附近,大概位置就是今天的万达广场北边。紧跟在爸爸身后,走在一大片一大片寂静荒凉的坟堆中间,远处河水流淌的声响显得格外清晰恐怖,童年的我,对此河最深刻的记忆,就是荒废、阴森、可怕。后来,少年的我,在炎热夏季,和三爷家堂哥经常去的地方,就是立新瓦厂北边的废黄河滩,那儿是一片平坦开阔的沙土河滩,是天然的游泳洗澡消暑的好地方,夏日傍晚,河边全是人,带着毛巾肥皂、带着汽车内胆,在河边戏水洗澡,好不痛快。而这河,依然荒废,歪歪扭扭的河边柳、荒荒凉凉的河岸滩,河水也是浅浅的,有时甚至能趟过河对岸,对岸更是农村沙土地,除了散乱的花生山芋藤,没其他起眼的东西。再后来,90年代初,黄河南岸建设,需要迁坟,父母通过瓦厂自己建的黄河桥,将爷爷奶奶的坟,迁到了黄河北岸,也就是今天的樱花园之处,那里,满眼望去,全部是大大小小旧有或者新埋的坟包,一眼望不到边,虽颇有阵势却阴气森森,行走其间,让人不由得汗毛紧缩、战战兢兢。

  20世纪八九十年代,我们这些半大孩子玩乐的地方不多,但是市区西边、废黄河南岸的清江果园是个好去处。在那里,没有田地,只有树林,河边依然原始、荒凉,歪着脖子的柳树,柳枝随风飘荡。河水浑浊,不时打着漩涡,下河游泳是不敢的,但是在岸边果树林间捉迷藏、追逐打闹,还是很开心的,毕竟,林中僻静,少有人来,无人干涉;渴了、饿了,爬上树,偷摘两个梨三个桃,甘甜多汁,让我们这些皮猴子不禁有了齐天大圣般的享受。除此以外,废黄河还是废黄河,一点也不吸引人,而且,河上少有桥梁,要到河北边去,只有走淮海北路上的大桥。此桥,在淮阴县人而言,叫做“黄河南大桥”,而在市区人眼里,那就是“废黄河大桥”。毕竟,过了桥,北边就是破旧的淮阴县城,而桥的东西河岸,全是农村田地。我的大姨娘嫁在营东村,到她家去,除了绕此桥外,还可以走瓦厂的那座厂桥,不过是要收过桥费的,单手人1毛钱,连人带自行车,那就要两毛了。

  因此而言,这条河流,在淮阴人心目中,不真就是一条不折不扣的“废黄河”吗?连当时淮阴市区地图上,都醒目地标注着“废黄河”。但是上世纪末起,废黄河大变了模样:一座座雄伟的桥,横跨在河上,将淮阴县与市区紧紧相连,2001年的三淮一体规划,淮阴县变成了淮阴区,废黄河不再是一条分割市县的界河,而成了淮安市内的“内河”;河岸公园绿化,由点到面再连接成线。南岸,从柳树湾、桃花岛到大同路、生态园、古淮河公园、西游记乐园。北岸,从韩信公园、黄河广场到樱花园、母爱公园,全是绿树,满眼红花,一路美景;大河两岸,一幢幢现代化高楼拔地而起。你还能说它是“废黄河”吗?
    刊于2018年4月15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