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小河悠悠
时间:2018-10-08  浏览次数:

□新 日

  小河在村外,有一个大大的弯,村子就坐落在弯里。有雾的冬天,薄纱轻曼,寒水细流。站在桥上欣赏雪景,看炊烟袅绕的村庄,仿佛弥蒙在雨雾中的民谣,优雅中展开一方淡淡的水墨。

  河里小船依依,有黄沙堆岸,有绿枝拂月,有拱桥对圆。水里黄鸭戏水,岸上细柳低垂,静的清雅,动的浓重,像一篇绝妙的骈俪文,又像是一首拖着古韵的小诗。我喜欢它的细腻和清澈,泱泱水汽中透着轻灵,伴着田田嫩苗和炊烟远行。此时驾船,橹声撩起乡音,划出脆生生的水音,远处村庄倒影闪烁,心里流着欢乐,兀自醉在这样的风景里。

  沿河而行,微云轻飘的天空下,苇草随风飘摆,涌动着干枯的黄樱,几只水鸟掠过水面,留下几条细细的水痕,长堤之上,几个顽童头戴柳枝在草丛里捉着迷藏,天真的童音,犹如撒下的银铃,快乐着,幸福着。也许,多年后他们会各奔东西,有着各自的家庭和事业,至少,儿时的记忆里,童年的河流依然清澈,有着碧玉般的纯美和细柔。

  如此恬静的风景,滋养着每个远离故土的记忆。远行的人,离別门前的竹筏,梦境里,家乡的小河是心底的清流,缓缓地流着枕边。不去想泊着的小船,不去想弯月般的拱桥,鱼鹰扎着猛子,在水底寻找不尽的岁月。岸上合欢开得正欢,这一树的蝴蝶,蹲在枝上,可是在等待游子归来,亦或在落霜的前夜飞离枝头?如此,许多鲜艳的花都会凋零,甚至连野草都会枯萎,而微风的河水便浓郁了一方水土,冲淡了水中江湖的险恶,纷落中多了意韵。

  河水静静流淌,没有波涛也没有漩涡,让行着的船感觉不到一丝摇晃。好美啊!一位小妹指着岸边的几只白鹭和水鸟兴奋地叫着,正疑惑间,白发阿婆俯身亲了一口小妹,嗔怒地说,大惊小惯,别一惊一乍的,乡里不比城里,这里多的是,你看,你看,那、那,都是。顺着阿婆手指的方向,果然有成群的鸟悠闲地游着,还有的没在水里,修长的腿似乎在跳着水中芭蕾。

  划船的是邻村的大爷,一辈子在河上,谁家有几口人,孩子多大,他一看便知。

  在这条幽静的河流之上,一切都如此自然,甚至河边的草木都是自生而长,开出鲜花,长出绿叶,那些委婉的民谣,潮湿的渔鼓,优美的传说,都随这些流水东去,没有任何的印迹,有的就是这些树,这些花,这些水。

刊于2018年4月8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