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赶鸭子下水
时间:2018-12-03  浏览次数:

        □仇士鹏

  小时候,我最喜欢做的,就是赶鸭子下水。

老家的鸭子都是散养的,不过鸭子们也不喜欢跑远路,大多都是在门口的草垛下散步,或是和鸡 “拉拉家常。”这时候,我就会从后面逼近,迫使它们起身向前走,然后不远不近地跟在它们的后方,时不时假装向前冲一下,吓得它们扑棱着翅膀,勾长了脖子向前跑。到了水边,大部分的鸭子会一跃而下,但总会有几个不肯下水,沿着河岸拼命地跑,在灌木丛芦苇丛里钻来钻去,哪怕被我扔的短树枝砸倒也不跳水。可能真的是旱鸭子吧。有时候,它们窜得太快,我在后面没有跟上,它们就会抓紧时机,飞快地扑打着灰扑扑的翅膀,嘎嘎地逃回主人家里。我眼看着追不上,便只能作罢。

我很喜欢看鸭子戏水的样子。或许是不会游泳的缘故,我从小对水就一直有着一种莫名的害怕与向往。在许许多多的梦中,我无数次地梦见自己在水中自在地游泳,和水融成一体,任波浪抚摸过每一寸肌肤,每一次挥手蹬腿,都有无数洁白的水花绽放,那里面是河水哗哗的浅吟低唱。但梦醒之后,我还是不敢下水。我总是担心自己会沉下去,也正因此,我很羡慕鸭子们一动不动就能浮在水面上,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有时候,它们会把头埋入水中,或许在觅食吧。但水中一片浑浊,它们又能看见什么呢?还是它们眼中的水下世界和我想象的完全不同?那它们又能看见什么呢?年少的我站在岸边,痴痴地望着幽深的河水,水面波痕缭乱,数不清的幻想在里面碰撞,融合 ......

相比于戏水,我更迷恋的,是鸭子们静静在水面上漂游的样子。蓝天,白云,绿树,都被拓印到了河水中,它们便仿佛是在云端飞翔,在树叶间飘浮。湿润的泥土气息在鼻翼间缱绻,悠远的风声在耳畔轻轻翕动着翅膀,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连我这个不速之客都似乎融入了这幅画卷,整个世界,只剩下一声声心跳,随着时间轻微的鼾声,炊烟般飘散到了远方。在幼时的我看来,鸭子就像是河水绽放出的花朵,或是哼出的音符跌落水中凝结成的,它们是大自然的美丽最渺小也最动人的展现。而如今想来,它们为幼时的我打开一扇大门,让我早早地拥有了一双发现美的眼睛,也早早地进入了审美的境界,更是在我还未陷入尘世浮华的时候,便把这方河水倒映在了我的灵魂深处,荡涤尽我与自然之间薄薄的隔阂,让这份和谐与宁静成了我生命中永不褪却 色。当我一步步走入社会,一点点沾染尘土的时候,脑海中总会时不时浮现出那条河,为我沉淀下浮躁的心灵,洗净疲惫的双眸,目光随着粼粼的波光遥望远方......

刊于2018年12月2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