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老井情思
时间:2019-04-29  浏览次数:

□梁永刚

在昔日的乡间,走进一座村庄,无一例外都散落着三眼两眼老井,蹲坐在昏暗的旧时光里,如一双深邃的眼睛,打量着村庄的前世今生,浸润着沧桑古老的岁月。

临水而居是先民们的生存法则,不临河不挨湖的自然村落,必然把掘地挖井视作头等大事。老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那润泽生灵的水,多半来自于井。一眼饱经风霜波澜不惊的老井,是田园风光不可或缺的景致,是古老村庄人丁兴旺的标志,与一村庄人的命运休戚相关,须臾不离。老辈人常说,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断水。一眼老井,从春到夏,从古至今,即便是大旱之年,也流淌着甘冽清甜的生命之水,滋养着古老灿烂的农耕文明,宛如一根从岁月深处生长出的一棵大树,为乡民们几近荒芜的心田撑起了一片浓荫。井水做出的粗食淡饭,养活了一村庄的人,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婚丧嫁娶,生儿育女,熬过了一个又一个苦难,走出了一场又一场风雨,琐碎庸常的农家生活在井水的滋润下变得安详、踏实、有秩序。

千百年来,村中有一眼井,村外有一方田,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凿井而饮耕田而食,是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乡民们再朴素不过的愿景。有井有田,有袅袅不绝的炊烟,也就有了生命的归宿厮守的家园,从此男耕女织,繁衍生息,先人的烟火得以延续,家族的血脉生生不息。老井和故乡的其他风物一样,都是古老村庄的见证者,也是悲欢离合的亲历者。遥想当年,唢呐声声的迎亲队伍从老井身边走过,呼天抢地的送葬人群从老井身边走过。老井目睹着村庄的变迁,见证了一代又一代人的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也帮着村庄里的人洗去岁月的尘埃,洗去浮华,洗去伤痛,照见一个清晰的明天和一副喜悦的容颜。农人们对老井的敬畏和感恩,是祖祖辈辈骨子里打下的烙印,是世世代代血液中流淌的基因,近乎宗教般的虔诚。冬天里大雪封门,早起的农人会在第一时间扫出一条连接老井的通道。逢年过节,各家各户都有老辈人去井台为井王爷焚香上供,磕头烧纸,用乡间朴素独有的方式表达感恩之情。在乡间,有一个沿袭了千百年的习俗,大年三十和二月初一这两天,家家户户再忙也要把水缸挑得满满当当,按照民间的说法,大年初一和二月二龙抬头的日子是龙王爷和井王爷的“休息日”,不能去井上挑水,怕惊扰了神灵休息。

老家村庄的最后一个坑塘已被推土机填埋后盖上了漂亮的二层小楼,我想,垂暮之年的老井也难逃厄运,过不了多久就会从村庄里完全消失,从村人的记忆里彻底淡出,从此以后,早已被自来水俘虏的村人们,再也找不到一井有根之水。

刊于2019年4月21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