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运河水】大闸口码头乘客轮
时间:2019-04-23  浏览次数:

□歌 成

小时候,经常跟随着大人,路过古城清江最热闹的大闸口一带。闸门中奔腾咆哮的水流,撞击着坚硬的石堤,似乎感觉到脚下的堤岸在微微地颤动。

飘逸出诱人的香气、鳞次栉比的小吃店,就搭建在面向东方的闸堤上;有些店铺的下面,甚至悬空在激流回荡的闸塘上。隆隆的水流声,夹杂着阵阵尖啸、刺耳的客班轮船汽笛声,使坐在店堂里头吃东西的客人,心中悸栗不已。

从小吃店的末端拐弯向东,栈桥式的轮船码头,便立即呈现在眼前。南来北往的客商,簇拥在栈桥周围,等待着乘船。当日赶不上乘坐客班船的人,富绰一点的,就近住到开设在河堤边上的小客栈里;穷困一些的,则蜷缩在风雨无遮的栈桥上。

客班轮船,由“轮船头”和高大的“拖风子”组合而成。轮船,人们习惯称为“轮船头”;载人的客驳,称为“拖风子”,也有的叫它为“花园子”。

航行的时候,轮船头在前面劈波斩浪,粗大的烟筒“突突”地冒着黑烟,像一条长长的辫子,盘旋在空中;用缆绳拖带的客驳紧随其后,踏浪前行。将缓缓前行的“民船”,转眼之间就远远地抛到后边,煞是威武壮观。

卖香烟瓜子、萝卜水果的小贩以及说唱的艺人,大多随船而行,昼夜叫卖、演唱,给旅客带来很大的方便和愉悦,而他们自己却顾不上休息,十分辛苦。

童年时的我,看着庞然大物般的客船,感到既神秘又稀奇,非常羡慕。无数次地期盼着,有朝一日我也能够乘坐一回,那该多好啊!

1959年的6月下旬,我们几个淮阴中学初中毕业的艺考生,一同乘坐客班轮船,到100多公里以外的扬州考点应试。使我乘坐客班轮船的夙愿,终于得以实现。

清江到扬州,大约需要一天一夜方能抵达。这种客驳的客舱,分为上、下两层,木质座椅,空间较大。记得那天的傍晚时分,我们一行人,在大闸口的轮船码头依次登上客驳,走进前舱的上层,搜寻着座位。

客班船起锚开航不久,船上的工作人员走到旅客中间,要求大家选举几位“旅客服务员”,参与旅途中的服务。能拉二胡的邸连生、会唱歌的女生魏良才、擅长画速写的钱大宁等人,被一一推选出来。

漫长的航行时间,在洋溢着欢愉的气氛中,不经意间就过去了。第二天的中午,客轮到达扬州,船员们整齐地排立在船舷边上,依依不舍地与我们挥手告别,“欢迎再次乘坐我们客班船”的话语,不知重复了多少遍,惜别之情溢于言表。一次在里运河上乘坐客轮的愉快旅行就此结束,令我至今仍然记忆犹新!

刊于2012年8月5日《淮海晚报》A5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