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依水而居说菖蒲
时间:2019-05-05  浏览次数:

□骈国华

我老家沿淮村东旁淮河,北依洪泽湖。我家依水而居。河边、湖边、沟汊池塘边,到处都生长着一簇簇、一片片茎杆茁壮,长叶如剑,青翠欲滴的菖蒲,老家人管它叫雅蒲。之所以叫它为雅蒲,我想大概是因为它一身青翠,纤尘不染,像绿水中淡泊宁静的雅士。

自古以来,人们对菖蒲的的品性都相当推崇,把它与兰花、水仙、菊花并称为“花草四雅”,因菖蒲耐苦寒,安淡泊,而居四雅之首。

菖蒲因生长地不同,可分为泥菖蒲、水菖蒲、石菖蒲,但不管哪种菖蒲,皆具有香气。《本草纲目》中这样描述它:“其叶中心有脊,状如剑。”因此,有些地方又管菖蒲叫“剑蒲”。

仲春,站在长满菖蒲的河、湖、沟边,最吸引眼球的是那青葱叠翠的菖蒲。阵风过处,水波之上那些挺直碧绿的叶子随风而动,犹如宝剑纷纷出鞘,泛起一道道凛然的绿光,令人浮想连翩。据传,春秋战国时期,铸剑鼻祖欧冶子就是受到菖蒲的启发,铸就了“纯钧”宝剑。端午节这一天,人们将菖蒲与艾草混在一起插放在门头、窗户辟邪的习俗,一直沿袭至今。

到了晚秋,菖蒲的叶色由青葱变为墨绿、深绿,叶梢枯黄,一支支咖啡色的四五寸长的圆形蒲棒立于剑叶之上,散发出幽幽暗香。家有编织手艺的人,纷纷下到水边去割蒲草,或采蒲棒,运回家放在草堆旁、猪圈上晒干,冬闲时用来编织蒲包、蒲扇、蒲团、蒲垫,除了自用外,还可以拿到集市上卖钱。蒲棒晒干打散,做蒲绒枕头,既柔软又清香。干蒲棒点燃后熏蝇蚊,效果也很好。

菖蒲的根茎扒去几层外皮,即可食用。《抱朴子》中就记载了周文王喜欢吃用蒲茎腌制的咸菜。梁代江淹《采石上菖蒲诗》中“冀采石上草,得以驻余颜”的诗句,也佐证服食菖蒲可以养颜。偶尔翻看一本中国菜系的书,方知蒲菜入宴,在我国已有两千多年历史,并且是淮扬菜系里的一道名菜。它有多种做法:“可凉拌,可素炒,可荤烧,可清蒸。有名的就有开洋扒蒲菜、蒲菜鸡粥、香蒲狮子头、冬瓜蒲菜汤、蒲菜豆腐,无论哪一种做法,都清淡雅致,细嫩爽口,清香四溢。”据说淮安的天妃宫出产的蒲菜最为有名,吴承恩《西游记》里就夸赞过淮安蒲菜:“油炒乌英花,菱科甚可夸,蒲根菜并茭儿菜,四般近水清华。”平凡人家的饭桌上常有一盘清纯的蒲菜,悠悠岁月也就有了无尽的滋味。

“昨夜西风凋碧树”,起看菖蒲色更深。

刊于2019年5月5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