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临水而居
时间:2019-09-16  浏览次数:

□李甫辉

  年轻时一次读《西游记》,在故乡竹木掩映的房子里赏读,我的思维是异常活跃的,对书中的情形和语词也是印象深刻和喜欢的。记得其中有一部分,是写长安城外泾水边的渔翁张稍与樵子李定的对话,各夸述自己生活环境的惬意,那段语白简直脍炙人口,我是领略了水秀和山青各自的好处了。那时我醒悟过来,才发现自己住了几十年的故乡竟也有这么好,有这么多意趣,因为我的故乡也是在水边,并且是在大片碧水的水边的。

  故乡的大片碧水,其实并非什么汪洋大海,或浩荡江河,而是一座中型的水库。我家就是面临了这水库居住着的,老屋的前前后后自然有一些树,树的名目,多是高大的乔木,像皂角树啊,柳树啊,白杨树啊,等等。也有些水竹、小乔木、灌木,和趴地而生的浅草。这些低低高高的草木,将老屋掩映起来,从不远处的外面看水库边的村庄,宛然大团绿色的云聚落碧水边,那样的意境,简直就是一幅颜色鲜妍的油彩画。

  居住在水边,我是特喜欢早晚间弥漫村庄雾气的。那些雾,一股一股,有时候牛乳白纱似的,有时候却又空灵飘忽,眼睛难得看到,只能用鼻息和身体才能感受,感受到它们簇身而来的清冷。在夏日早晚,这清冷是我所喜欢的,白天受太阳的炙烤,暑热难耐得久了,便喜欢这样凉凉的一团,它们使我神清气爽。这些浸漫村庄的雾气是库水挥发而致的水汽吧,春夏似乎特别多,它们夹带水腥气,在村庄的上空涌漫、旋绕、升腾,氤氲住这诗情绿意的水岸边。

  生活水边,自然有许多欢乐,这欢乐来自于水。我们那时所喜做的便是游泳。盛夏,白天烈日似火,将水库的水温炙烤调升得恰好了,黄昏,我们便结伴到水中游泳。浸泡水里,很自在很舒爽,可以嘴肺里含足气,静静地、静静地浮在水面上;也可以呼出气,划拨双腿和手臂,在水里蹲刨、偃仰,做各式的动作;也可泅入水中,微闭眼帘感受水中透照来的阳光,静听各种声音,这些声音,有来自岸上的,也有发自水底的,特别是虾的那种喋呷声,静静听着那种感觉真好啊,似乎时光都美好得静止了。总之,在那样温润柔滑的碧水里,你可以自在得想怎样舒服就怎样做,全然释掉白天的躁热和疲劳。

  夏天暴雨后,人们带着网兜,或是竹罩,去捉捕迎水鱼。雨后,滩头都漫没了脚背深的水了,库心的鱼儿迎聚上来,在浅滩的水草间产卵嬉戏,打着一串一串的水涡,偶尔人们的脚都能踩到各种鱼滑溜溜的背腹。

  刊于2019年9月15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