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游白马湖之感赋
时间:2019-10-28  浏览次数:

□章 健
  白马一湖,名出有故。溯历史之悠久,识盈虚之有数。春秋谓之“邗沟",东汉称之“马濑"。古置淮河之侧畔,今处市区之东南。沧海桑田,翻天覆地。政府励精图治,人民勤劳奋发。水陆要塞,襟四县而带九河;森林公园,控生态而引旅游。光足雨沛,季节分明;空气清新,景色迷人。今逢“菊会",胜客如云。游后感怀,不知所言。
  时值九月,序属三秋。
  节令重阳,赏菊游湖。
  水之清而木秀,引候鸟而停栖;林之茂而竹密,招飞禽而驻足。花之缤纷,令蝴蝶而翩跹;菊之芬芳,惹蜜蜂而采撷。菊花之约,不负君子之雅望;白马相邀,难辞王子之美意。夫赏菊须先识菊,识菊而后知“菊性"也;游湖须先审湖,审湖而后晓“湖情"也。菊之远观,或则融融冶冶而现朵朵之蛾黄、或则淡淡雅雅而吐幽幽之暗香;而至近赏,或则风姿飘逸、怀春含羞犹如仙女之下凡,或则神韵俊朗、春风得意恰似书生之及第。潜心垂湖,每养湖光之灵气;静观世势,常得世事之真谛。是故世上之物,人间之事,察之细微,方知精髓;察之愈细,见之愈深。菊花独秀一枝,常有弯曲,却无媚世之俗态;凌寒故土重生,每经秋霜,犹能遗世而独立。白马湖中之有马,虽言传说,常闻骏马之嘶鸣;季节天气之有变,虽遇恶劣,依见湖底之生辉。菊冠群芳,天姿高雅,人赞“世外隐士”。虽纤细而藏傲骨,非至三秋而难以观之;莲洁无邪,天然雕饰,人颂“花之君子”。可远观弗能亵玩,非是蜻蜓而难立上头。古人咏菊,名者众多;唯陶爱菊,深得精骨。五柳种植菊花,遂遗诗《饮酒》篇,而流芳千古;梦得下榻白马,乃留辞《采菱行》,而吟诵不衰。
  秋阳惬意,恰似嘉宾之雅兴;清风和美,犹比贤主之怡情。菊吐芳华,沁人于心脾,而为之气清;丹桂飘香,摄入于肺腑,而为之神爽。溪桥弯如半月,宛若雨后彩虹;枫叶色似焰火,堪比天边霞红。湖波微荡,鱼虾互嬉,采荷莲舟而唱晚;雁阵惊寒,鹧鸪秋鸣,声伴渔歌而互答。晨曦初吐林间,而生朝晖;夕阳渐坠湖中,而泛烟霞。
  登高眺远,辄觉心旷之神怡;游目骋怀,顿感天地之开阔。湖光美色,尽收眼底;菊田花海,一览无余。嗟夫,昔之白马,弃荒郊而致野湖。沟之污而水杂;草之蓬而虫生;地之瘠而涸辙;人之饥而羸弱;戚戚然沦:哀鸿遍野、民不聊生、背井离乡之凄状。至若,今之良湖,得天赐而为独厚。湖之美而鱼鲜;稻之香而水甜;花之茂而锦簇;景之迷而鸟羡;欣欣然呈:鱼米之乡、鸟语花香、世外桃林之乐园。
  美哉!“菊世无双”——因盛世,而绽放于新时代,酿造人间之美景。千般菊卉,万种芬芳;香熏百草,更傲严霜。“湖光万千”——缘治理,而涵养之优生态,孕育世上之仙境。云青欲雨,水澹生烟;湖天一色,天人共谐。优哉!古淮楚地,钟灵毓秀;运河之都,人杰地灵。悠悠千古,难寻昔日之明君;漫漫长河,喜看今朝之人民。旅游、休闲、度假、观光、高速游艇,一应俱全耶!赏菊、游湖、采莲、美食、水上餐厅,无一不乐呼?白马腾飞之千里,声必鸣于苍穹;菊花艳压之群芳,誉必载于世界。美丽之家园,幸福之乐土。
  刊于2019年10月13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