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水文赋】家乡的芦苇
时间:2019-11-28  浏览次数:

□纪效成
  我想念家乡,尤其想念家乡的芦苇。
  那些芦苇,或站立河边,或摇曳于水中,一颦一笑,写下岁月的沧桑。它们似乡村的苦吟诗人,日出日落,吟咏着乡村的诗句,在淙淙流淌的溪水上荡漾。从春到冬,无论风雨如晦,还是风和日丽,芦苇总是铿锵地行走在季节的轮回里,奏响奉献的音符。
  芦苇,终身和水相伴,就有了水的灵性和智慧。在还没有文字记载时,聪明的先祖们将芦苇截成许多小节来记事。在风中摇曳的芦苇,像是跳动的一个个铅字字符,诉说着古老的中华文明。我在上小学时,老师也曾叫我们把芦苇截成同样长度的小节,带到学校,然后他教我们数数,或是做加减法。小小芦苇段,演变大智慧。芦苇棒在我们的手里发挥出巨大的功效,令我们惊诧不已。
  然而,芦苇从不居功自傲,仍然同以往一样,默默生长,它掏出自己的全部,奉献给热爱它的人们。
  春来了,一声春雷惊醒了万物,芦苇也揉揉惺忪的睡眼,苇芽从坚硬的泥土中钻出来,睁开好奇的眼睛打量着世界;春风催生着,春雨滋润着,河水摇晃着,苇芽拔节长高,绽放叶片,穿上一身碧绿青翠,真是爽心悦目,令人流连。转瞬间,端午快要来了,人们三五成群地来到芦苇荡里,左瞧瞧右看看,将那些在清风中做着鬼脸的硕大苇叶摘下来,放进篮子里,以作裹粽子的材料。想想看,青翠的苇叶,包裹着洁白晶莹的糯米,米香中夹杂着苇叶的清香,该是怎样的一种诱人。芦苇丛里,时常有一些飞鸟来光顾,更有一些鸟儿将巢安在芦苇里,芦苇成了它们天然的屏障。野鸭、野鸡、水蛇等时常在芦苇丛里栖息,它们或轻碰芦苇,或缠绕芦苇。可是,芦苇不恼不怨,它愿意这些伙伴时常来作客。哪怕顽皮的童稚来了,在苇里打闹,踩踏了芦苇,它们不仅毫无愠色,而且还同童稚们玩捉迷藏呢。
  秋天到了,芦苇戴上了芦花,芦花在秋风的调色中,由嫩青渐渐变苍白,芦苇仿佛一下子成熟起来,外衣也向黄色渐变,似很有风度的绅士,在水边吟咏着秋天的诗句。“芦苇晚风起,秋江鳞甲生。残霞忽变色,游雁有馀声……”这是唐代诗人刘禹锡的诗句,傍晚时分,秋江芦苇,夕阳大雁,意境开阔,唯美,真是给人享受。
  但勤劳的人们在芦花变白的时候便是辛劳的开始。他们穿梭在芦苇荡里打芦花,用芦花编织毛窝,在冬天暖脚。冬天时,人们更是忙碌,忙于收割芦苇,因为芦苇是有经济价值的,人们可以用它来编制芦席、芦帘,编制小玩具等等。就是那些不上眼的芦苇,也是很好的柴禾,袅袅炊烟中写满着乡情……
  “白鸟一双临水立,见人惊起入芦花。”读着南宋诗人戴复古《江村晚眺》的诗句,我仿佛看到了在芦苇丛里劳碌的父母,不,他们就是那移动的芦苇,我热泪盈眶……
  刊于2019年10月24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