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城印象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水城印象
想去白马湖
时间:2019-12-04  浏览次数:

□仇士鹏
  上网的时候,被一组白马湖航拍照片深深吸引。
  那是芦苇的迷宫。岛屿呈柔软的长条状,相互组合嵌套在一起,虽紧紧依偎彼此,却又没有接壤之处,显出一种天然去雕饰的自然与随性的美感。深色的湖水辉映着如茵的绿意,一时间竟分不出水面与陆地。白马湖的马蹄便是深陷在这芦苇迷宫之中吧。
  想去白马湖,想在清晨去。天色已明,太阳还没有露头,湖水显出清爽的蓝白色。微风过处,芦苇和姑娘的秀发都向着一侧倾斜。住在湖边的渔民已经早早撑着一叶小舟,飘然于水天一色之中。他们是湖上的闹钟,是叫醒一整天的最初的声音。一对船桨往水面一拍,人便淡入了这幅怡人的风景画之中,把湖泊上的清晨让给陆地上的游人,供向往一寸寸地蔓延。这样的水家生活,只存在于古诗词中,它们承载了太多的审美,只是站在岸边看着,心中也是一阵满足与感动。
  想去白马湖,想在上午去。阳光已经探出了头,露珠刚刚升上半空。长堤上,已有少年骑着自行车飞驰而过,享受着破风而行的快乐;草坪上,零散地坐着几个游人,他们被美召唤而来,等待着白马湖的馈赠;空地上,老人们打着太极,拉着空竹,一招一式打磨去岁月的棱角,一举一提保留住时间的张力。生活,扬帆起航;生命,生生不息。
  想去白马湖,想在午后去。这时,游人最少。金灿灿的阳光将一切都洗出动人的生命活力,高大的树林仗着湖水的滋润,丝毫不惧怕太阳的烘烤,腰板挺得很直,每一枚叶子都尽情地舒展,汇成竹海松涛,如同陆地向云霄喷薄而出的碧绿的诗情。它们被两条洁白的道路框在画幅中,实现了旺盛与沉稳,动与静的有机统一。在这里,风的每一丝妄想,都是动听的歌。
  想去白马湖,想在傍晚去。湖泊到了晚上,便会显出梦幻般的美丽——或许,湖泊也是会做梦的吧。晚霞全部收拢在天边,橘黄色被压缩在地平线上成为厚厚的一层,像是天与地的夹心饼干中间那甜甜的部分。天空,由远及近,从紫红变成深蓝,如若一杯浓酒,如若一片深情。大地闭上了眼睛,黑沉沉的,它是最先被夜占领的地方。湖水睡得速度比较慢,隐隐绰绰地还映着天际的霞光和头顶的深蓝,它是天空最忠实的追随者。走在湖畔,似是步入幻境,思绪放大成巨人的垂头沉思,心灵在这瑰丽而略显神秘的景色中缓缓下沉,气泡悠悠。
  想去白马湖,想在梦中去。一匹白马悠然而来,带着我跃入一片粼粼的波光,那里,鲤鱼吹浪水风腥;那里,渔舟泄泄倚葭芦。
  刊于2019年12月1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