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水趣事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忆水趣事
那口土井永难忘
时间:2018-09-21  浏览次数:

   王生标

  19822月的一天,是我们新兵下连队后,第一次到菜地参加劳动的日子。我清楚记得,那天天气晴好寒意犹存。班长带领我们,没有立即开始劳动,而是来到菜地一角的那口土井旁,向我们绘声绘色讲述关于那口土井的由来。

  那口土井看上去普普通通,并无特别之处,井口大概1.5米对方,深2米多,井中的水清澈见底、明亮如镜。据班长说:以前的战友们种菜浇水时,要挑着水桶到400多米远的水塘边取水,每次挑一担水既费力又费时。挑水路上,战友们跌跌撞撞,桶里的水泼泼洒洒,挑到菜地已所剩无几。大家早有在菜地旁人工挖一口土井的想法,终因部队学习、训练、执勤等任务繁忙,而无暇顾及一拖再拖。

  老班长退伍前一天的晚上,寒风呼啸,他一个人带上工具,不声不响地来到菜地开始挖土井,他要在离开部队前,完成这个心愿。朦胧的月光下,老班长挖挖停停、停停又挖,挖了一夜。据他后来说:中途他因疲劳、困顿,产生过放弃的念头,但最终还是信念占据了上风。第二天,退伍老兵快到集合点名时,老班长才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营房。他两眼布满血丝,双手磨破的血泡已将铁锹的木柄染红,头顶、睫毛上结了一层白白的霜,满身沾满泥土,看上去就像一尊泥塑。老班长将对绿色军营的依恋,对连队首长的深情厚谊,对战友们的关心爱护都融入进那土井里。老班长挖好土井后如释重负,在战友们羡慕敬佩的目光中,背起行囊离开了连队,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从那以后,我在日常的训练和学习中,无论有多苦,也不管有多累,只要想起那口土井,想起老班长只身挖井的故事,再苦再累也咬牙坚持。那口土井成了老班长的化身,每次到菜地劳动时,我从井里舀水浇菜,从井里取水洗脸擦汗,累了坐在井边休息,高兴时对着井口引吭高歌,将快乐与她分享;烦恼时对着井口窃窃私语,像与其交流。那口土井,成为我军旅生涯中,分享快乐的对象,倾诉情感的挚友。她见证我的成长经历,熟知我的喜怒哀乐,她是激励我勇往直前,披荆斩棘战胜各种困难的原动力。

  入伍第三年,我也当了新兵班的班长,我将老班长的故事,向新来的战友们讲述,老班长的故事,成为激励一代又一代军人成长的教科书。

  我离开绿色的军营已30多年,曾经历的往事在记忆中渐渐淡忘,唯独那口土井在我的记忆深处扎根,让我难忘。
    刊于2018年4月22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