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水趣事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忆水趣事
老家的黑泥墙
时间:2018-12-05  浏览次数:

         □郑 谊

上周接到一个显示“浙江温州”的手机号码,接通才知是高远打来的。高远与我自小一起长大,发小。由于他家当时家庭条件相对贫寒,弟兄仨都没有顺利完成学业,相继辍学在家。上世纪九十年代,高远的哥哥去了镇上的港务处做搬运工,高远孑然一身到浙江的温州打工……

小时候,黑泥塘就是我们的游乐场。水质清澈,水草茵茵。在庄子上,高远家靠近黑泥塘,也是我和其他玩伴去黑泥塘玩耍的必经之地。夏天去洗澡,我都要把高远喊着,他水性好,一个猛子扎下去,似乎半天无需冒头换气的那种。而我,在第一次去黑泥塘洗澡时,就因不通水性滑下了深水区而被人救起过。

每当晚饭后,高远就会带着我们一起,成群结队地涌向塘边。一到塘边的小闸口处,就迫不及待地扒光身上的衣服,“扑通”“扑通”一个个扎进塘水中。黑泥塘排水的小闸口处有三米深,不通水性的人是不能从那儿往水中跳的。

平静的黑泥塘顿时热闹起来,我们比试着谁水面游得快谁水下闷得时间长,喊叫声、击水声此起彼伏。扎猛子、打水仗个个似蛟龙入水,时而如泥鳅般钻来钻去,你追我赶,好不热闹。

黑泥塘有四百余米宽,七百余米长,属于等水塘。塘口旁的那条排涝大涧木板闸门关闭后,上游几个村的余水都能流进塘内,且排涝顺畅。蓄满一塘水,秋季农作物就无后顾之忧了。

童年的时光稍纵即逝,我忙于学业,高远也远走他乡,黑泥塘也淡出了我们的视线。直到后来,镇上抽调我们单位部分人员到村里宣传秸秆禁烧政策,要求村民收割后的秸秆禁烧禁抛。我有缘路过老家的黑泥塘,一股股腥味伴着恶臭充斥着我的鼻腔。近前一看,曾经清澈的黑泥塘成为真正的“黑水塘”了。沿途的沟渠里也堆满了秸秆,秸秆经过浸泡之后泛起黄而黑的气泡。

“我长期在外面打工,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也多是从网络上看到的。‘一虾先行,诸业并进’。盱眙龙虾享誉世界,红遍大江南北,每当在外面看见‘盱眙龙虾’的招牌和包装盒我就感觉非常亲切,更有种很自豪的主人翁意识,毕竟我也是盱眙县人啊!”高远又接着说:“‘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提倡‘环境立县’、‘生态兴县’……”话语中听出高远的内心澎湃。是啊,这些年县里也高举“生态优先、绿色发展”大旗,进一步加快转变发展方式,从源头上推动经济实现绿色转型,走出了一条经济发展与生态文明建设相辅相成、相得益彰的新发展之路。乡村着力打造“河畅、水清、岸绿、景美”的“水美乡村”。那就是依托自然美,让乡村“靓”起来;打造现代美,让群众“富”起来;注重个性美,让特色“显”出来;构筑整体美,让活力“迸”出来。

“我也咨询和请教了相关的农技人员和稻虾养殖大户,关于‘龙虾养殖’和‘龙虾米’的市场前景、技术含量和资金投入,决定利用自己这些年在外打工积攒的一点资金回乡创业……先把这黑泥塘承包下来进行虾苗繁育,再流转村民二三百亩农田开发‘稻虾共生’。”在高远的描述和规划蓝图里,我似乎看见了老家红彤彤的龙虾肥了,金灿灿的龙虾稻丰收了。

刊于 2018年12月2日《淮海晚报》 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