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水趣事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忆水趣事
【渔乐记】捞虾
时间:2019-11-28  浏览次数:

□小 荣
  周末参加一个乡村游团队,途中遇上一老农背着背篓,操作一只“虾扒子”在河边捞虾。我顿时童心大发,手痒痒,遂上前商量借“虾扒子”过把瘾。老农性情爽快,将“虾扒子”交与我,他坐河边一块石头上,点燃一支烟当神仙去了。我扛着“虾扒子”找到一块水草丰茂地段,脚下站稳,将“虾扒子”往水里一放,等“虾扒子”与河底亲密接触后,我双手用力,让“虾扒子”压着河底,并迅速往岸边拖,一个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虾扒子”已经拖到岸边,河里的水草因为有根,在我用力拖“虾扒子”时,已经被压倒匍匐在河底,而草上原本休息的虾米们却没能逃脱,尽数被收入“虾扒子”中。几十只小河虾在眼前跳跃,晶莹闪光,亮了我的眼睛。
  捞虾,是我们童年时不上学时经常干的,是游戏也是劳动,好玩,还有收获。“虾扒子”也是我们自制的,买一块细密的尼龙网,收拢呈一口袋状,口不是圆的,也不是方的,而是三角形,找两根细木棍,和一根竹片,制成一个三角形框,竹片薄,作底,与河床可无缝接触。网边钉在三角框上。再找三根竹竿,两短一长,呈三角架形与三角形网框对接,长竹竿又充当手柄。这样,“虾扒子”就做好了。想吃虾,就找小河要。放学后,假期间,约上三五个小伙伴,扛着“虾扒子”遛沟捞虾。“虾扒子”齐着河底在草丛中一路扒过去,一下午最多有五六斤的收获。每次捞虾总有意外的惊喜,扒到草鱼、鲫鱼、鲶鱼都有。虾扒多了,一时吃不完,晾晒干了,留到冬天没有菜时吃。
  刊于2019年10月24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