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水趣事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忆水趣事
用针钩张长鱼
时间:2019-12-04  浏览次数:

□徐怀庚
  那时,我在乡下爷爷处上学,常见乡邻用竹篾丫子、针钩张长鱼。我便向爷爷要二角来钱,买来二十多根缝被子的那种大针,点上煤油灯,把针的前半段放在火上烧,烧红用钳子慢慢育弯成钩,放到旁边水碗里,凉透,往针眼里穿纳鞋底的粗线,每根线一尺来长,扣到结实的二尺来长的芦柴杆中段。这样,一把张长鱼的鱼钩就弄好了。拿把铁锨,带上个瓦盆,到家前屋后菜田里挖蚯蚓,挖上十来条蚯蚓,把钩竿和放有蚯蚓的瓦盆,拿到阴凉处,用双手把蚯蚓摘成一小段一小段,套在弯曲的针钩上,再把钩线绕在钩竿上。然后,抱上二十来根钩杆,走到庄南边的一大块秧田旁,脱掉鞋子,光着脚走在长满青草潮湿的田埂上,先看看田埂两边有没有被人放丫子和钩。如有,则另找条田埂;没有,就走上七八十来步,往秧田里插上根钩竿,钩竿插完回来在田埂头处做个“记号”。次日,我三步两步小跑,忙着收我的二十来根钩竿。秧田里的水比昨日插钩竿时凉多了,我睁大眼睛在秧苗中寻找钩竿,凡被长鱼咬了钩的钩竿,东倒西歪。咬着钩的长鱼有长有短,有粗有细,有的死了一动不动,钩竿被拖离了原地,有的活着弯曲游动,想脱钩脱不了。
  搜到钩着长鱼的钩竿,用右手食指、中指、无名指锁住长鱼,左手脱钩。我的二十来根钩竿,每日多则张到十几条、少则四五条,既没有张过满竿,也没有空竿过。
  刊于2019年10月13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