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杨柳三月话汴河
时间:2018-09-25  浏览次数:

 明清以降,连通黄淮、长达两千余里的汴河河道全部废弃,大都淤塞、被掩埋入地下后,在黄淮平原的滚滚洪涛下沉沦。

  □罗  

  杨柳,传说得名于开凿大运河的隋炀帝杨广。杨广开凿大运河,从东都洛阳浩浩荡荡地沿着汴河巡游天下。御舟所行处,从当地选拔纤夫,壮年男子都被抽调到东北征伐高丽去了,就剩下这些娇弱女子,还夹杂一些山羊来牵引龙舟。时值盛夏酷暑,杨广也有了怜香惜玉之心,正巧翰林学士虞世基建议,在汴河两岸栽种柳树,一则树根可以护堤,二则拉船的美女有阴凉可乘,第三拉船的羊可以吃树叶,一举三得。于是杨广一声令下,很快河堤两岸一千三百里垂柳成荫,舟行水上,两岸绿荫中美女嫩羊相伴而行。杨广从此爱上了柳树,他赐柳树姓杨,让柳树和自己成为本家。这就是“汴河植柳”典故。

  这条两岸栽满柳树的汴河,历史上的确是杨广下令开凿的。隋代这条运河,叫做通济渠。大业元年(605年),隋炀帝开始大修运河,“发河南淮北诸郡男女百余万,开通济渠”。通济渠全程纵横中原沃野,沟通黄河、淮河两大水系,成为隋代运河体系的中坚部分。隋代兴建的通济渠分为东西两段。西段在东汉阳渠的基础上扩展而成,西起洛阳西面,以洛河及其支流谷水为水源,穿过繁华的洛阳城,经偃师东南,再循洛河而入黄河。这一段渠道唐代以后便废弃湮灭。通济渠的东段便是后世所称的“汴河”,利用了黄淮之间的古汴水河道而得名,其西起荥阳黄河边上的板渚,跨越汴州(今开封)折向东南,穿过今河南省东部、安徽省东北部,绵延而至今盱眙县淮河北岸的古泗州城,穿城而过,注入淮河。如此浩大而艰巨的工程,主要依靠无数人工的开凿,沿途两岸还种植柳树,修筑夹河御道和离宫别苑。

  随着全国经济重心的南移,晚唐五代乃至北宋,汴河成为干系家国兴衰、万姓宠辱的天下命脉。晚唐藩镇割据,天下战戈不息,河朔、山东诸道叛服无常,大唐天子困守长安,朝廷纲纪摇摇欲坠。当此时节,“赋取所资,漕运所出,军国大计,仰于江淮”,定都关中的唐朝廷完全仰仗着千里汴河运来的东南赋税过日子。故唐人诗云:“汴水通淮利最多,生人为害亦相和,东南四十三州地,取尽脂膏是此河。”元朝统一全国,因汴河大部分河段因黄河夺淮入海而淤塞,朝廷新开会通河,将大运河自徐州至临清段取直,而徐州以南,废弃汴河,使用经泗水故道至淮安清口的河段,从而基本形成今天北起北京,南到杭州的京杭大运河之格局。明清以降,连通黄淮、长达两千余里的汴河河道全部废弃,大都淤塞、被掩埋入地下后,在黄淮平原的滚滚洪涛下沉沦。

  大运河是促进我国经济发展的南北水上航运大动脉,是一条承载和见证中华文明发展史的历史文化长廊。随着大运河文化遗产在南水北调东线工程、大运河文化带建设中得到重视与挖掘,千里汴河,重新回到世人的视野中。从杨柳依依的千里碧涛,到《清明上河图》中的繁华胜景,再到沉沦于洪涛之下的万古余恨;从考古手铲下的重见天日,到线性遗产的全面保护,再到纳入“中国大运河”这一涓涓长流申报世界文化遗产,汴河历经时空变幻,重现夺目光彩。

  2014622日,中国大运河正式在第38届世界遗产大会上获准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而在“中国大运河”遗产名录中的132个运河遗产点和43段河段中,属于汴河就有14处遗产点、9处河段。

    刊于2018年4月22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