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运河水】周恩来与苏北大运河的治理决策
时间:2018-09-28  浏览次数:

£ 

  解放前,京杭运河江苏境内河道由于洪水泛滥,年久失修,河道底宽仅有20米左右,最窄处仅为10米左右,丰水年也仅23米,只能通行30吨左右的木船,枯水季节则常常断航,甚至河底干涸,可以行人。1950年,淮河流域发生特大水灾,仅豫、皖二省受灾面积4000万亩,灾民1300万人。当年10月,周恩来召集政务院有关部门负责人,听取华东局和苏、豫、皖、鲁等省区分管农业、水利的负责人汇报。

  时任苏北行署主任的惠浴宇回忆,会议决定并经中央批准,当前工作重点在培修加固运河大堤,兴建沿运河12个涵洞和疏浚入江水道、培修洪泽湖大堤和兴建苏北灌溉总渠五大工程。据京杭运河江苏省北段工程交工验收委员会的验收报告,此后三年中,按照周恩来总理的决策,“长达404公里的苏北运河段,整修加固大堤和12个涵洞工程共做土石方14307立方米,兴建了淮安、淮阴等4座节制闸和邵伯、淮安、淮阴等7座船闸,使运河大大提高了灌溉、排洪、航运能力,首次获得了新生”。

  特别是1959年由淮阴船闸至淮安运东闸18.94公里新运河的开挖,不但提高了运河的航运、灌溉、排洪能力,而且使两淮之间的古运河段停用航运功能,作为市区的景观河成为可能,为两淮市区的新发展提供了前所未有的条件。今天建设中的淮安大运河文化景观长廊四大文化旅游片区就集中在这一段古河道上。

  1958年,安徽开始在淮河干流修建蚌埠闸,这使地处下游的江苏意识到,淮河的水可用而不可靠!一旦大旱,上游的水下不来,苏北灌溉总渠失去作用,淮沭河和大运河也发挥不了应有的效益。于是江苏组织专家制定和论证“立足长江、引水济淮、江水北调”工程的方案,上报党中央和国务院。19601月,中共中央上海会议期间,周恩来听取江苏省苏北缺水和解决水源问题的汇报。对于江苏江水淮水并用,采取抽引江水和自留引江并举,“八级提水,四湖调节”,把长江水调到淮北的设想给予肯定,他嘱咐江苏的领导人,“调水不分省界,哪里缺水就往哪里调”。还说:“这个工程最后完成,我恐怕看不到了,能听到你们的汇报已经是很高兴的了。”

  会后,周恩来亲自批准兴建江都水利枢纽,在江苏送上去的设计书上批示:请一波、北一同志处理。使江水北调的实施迈出了关键的一步。1961年至1977年,经过16年的建设,江都水利枢纽全部竣工,从江都至徐州,陆续建成了9个梯级,18座泵站,把江水从2-3米高程提高到30米左右的高程,调水远达400余公里。1966年大旱,淮河断流146天,洪泽湖干涸,建成不久的江都第12站,从5月下旬起,连续开机414天,抽取长江水37亿立方米沿运河送至苏北各地,对大旱之年粮食增产起了关键作用。江水北调工程的实施,使徐淮地区水稻面积从200多万亩稳定发展到1000万亩,历来种植旱田作物的淮安北乡农民也种上水稻,吃上了大米,淮安成为全国重要的优质商品粮生产基地。 
        刊于2014年9月28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