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运河排工
时间:2018-11-29  浏览次数:

          因为木排无舵,随着水流来回漂荡,稍有疏忽就会撞上交汇的船舶。所以,这时就全靠排工们的经验和技术。

□申卫华

排工,就是运河上放木排的工人。曾几何时,在这闻名于世的京杭大运河上,也曾留下排工们那艰难跋涉,威武雄壮的身影。每当我骑车上班,行进在翔宇大道的里运河畔,总会被路旁那纤夫的群雕所震撼,而从他们那沧桑的脸庞和凸起的肌肉中,我仿佛捕捉到当年运河排工的形象,和他们为运河献身的难忘历史。

上个世纪,在今天里运河越秀桥到清隆桥之间的运河东岸,有一个单位,叫淮阴地区木材公司。它虽然在京杭运河的发展变迁中已销声匿迹,但老淮安人不会忘记,它曾为淮阴的工业建筑用材和经济的发展起到过举足轻重的作用。当年,在木材公司办公楼前的里运河畔,有一数百平方米的水域,漂浮着大量长短不一,粗细不等的圆木。不要小看这些圆木,它可是排工们千里迢迢,从长江运来的,正是当年和他们的零距离接触,同吃一锅饭,同睡一张铺,才真正感受体会到这一群体的艰辛与不易。由于当年的淮阴,包括苏北的扬州,徐州等地的木材基本都是来自长江流域的四川,湖北,江西,安徽等地的山区,经过长江放排,再转入运河。因此,京杭运河成了南排北运的重要通道。而运输木排,得靠排工。对于这一危险职业,一般人不敢涉足能从。这一职业的人均是胆大心细,敢于吃苦的 “纯爷们”。

记得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我曾经为一案件的外调,跟随排工们一块经历了在大运河上的两天一夜。木排是从南京的下关码头起运的,由于长江很宽,木排在拖轮的牵引下顺流而下,很顺利就到达了扬州境内的大运河口。进入京杭大运河,排工们才真正进入到 “战斗”的状态。由于运河来往船舶较多,为避免碰撞,排工们总是拿着竹篙在木排上不停前奔后跑,左冲右突。此情此景,让我真切感受到那挥舞竹篙的镜头,在大运河上是多么的威武和雄壮。因为木排无舵,随着水流来回漂荡,稍有疏忽就会撞上交汇的船舶。所以,这时就全靠排工们的经验和技术。木排在拖轮的牵引和排工们的操作下,很快就来到了运河上的第一个关卡- 。邗江县的施桥船闸进出船闸也是一个技术活因进闸时,航道突然变窄,拖轮和木排之间的缆绳又要断开,所以,去牵引力的木排全靠排工们的努力,才能准确地进入狭窄的船闸。出闸时,又是排工们一番紧张的忙碌,才能让拖轮和木排重新组合,在大运河上继续航行。

当年的木排在运河上运到淮阴,沿途要经过三道船闸, 200多公里,排工们除了要经历长途跋涉的艰辛,更要经受现实生活的磨砺,风吹日晒自不必说,当我问他们的收入时,得到的回答是:“一趟运排结束,也就大几十元”再看他们的衣食住行,是最简单不过了衣,单衣薄裳,不少时候都穿着雨衣,当问到为何总穿雨衣时,得到的回答:“一是挡寒,二是遇到下雨时不用躲避”不过木排上也无处躲避食,玉米面稀饭及窝头加咸菜。

这就是当年运河排工生活,工作的真实写照。如今,京杭大运河上已不见木排的航行和排工们的身影。但运河不会忘记在它发展的历史史册上还有运河排工的一页。
  
刊于 2018年11月18日《淮海晚报》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