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榷关漫步
时间:2018-12-10  浏览次数:

          □张顺志

居住在板闸,喜欢行走榷关这青石筑造的古堤,已记不清行走次数。今天才发现眼前每一块石头,都显得苍老与古朴,映衬着岁月的气息与传奇,经历无数的风雨侵蚀,它正向人们敞开宽广的胸怀,展示自己的古老历史,这时我更感觉到堤石与河水间浑厚与凝重的交融,激情与柔美的耦合。堤石更在以一个见证者的姿态,铭记一切,并小心珍藏着一切。

望着宽阔的河面上河水沉静缓流,一艘画舫从上游悠悠驶来,船上坐满了游客,专注地欣赏着水岸景致,间或用手机拍照,不时传出一阵惬意的笑语。这人在画中游的情致,已成永不停歇的时光足音,是这座城市的管理者和建设者们,围绕里运河的修复和保护,让古老运河展现其悠久深厚的历史人文内涵,增添独特的美。也仿佛在诉说千百年来榷关所见证的历史与变迁。

相传明永乐二年( 1404)陈瑄在这里建移风闸,次年又在移风闸西二里建筑板闸,从此朝廷将京杭大运河上唯一大关 - “淮安大关”署衙就设在这里,整个关署建筑十分雄伟壮丽,堪称一绝。大门外有一对白矾石制成的正面朝天吼石狮,左右各有一根近20米高的旗杆。我儿时常听老年人说,他们那时到金湖,洪泽一带经商,回来离家近二十里远时就看到旗杆上旗子了。令人遗憾是,那对白矾石制成的石狮,在“文革”中被人砸碎投入了石灰窑膛烧毁。

战火与烽烟早已飘落在历史的长河中。行走在今天的榷关石堤上,有谁记得当年在板闸西侧运河堤上一座二层楼的“淮安大关”大楼,似凤凰开屏展翅的楼顶上,巨大“淮安大关”那十分醒目白底黑字?又有谁记得曾经关上关下漕船头尾相接,二三百只漕船排成二三里长的队伍,等候纳税过关?此刻,只见充沛而清澈的河水缓缓流动,草木繁茂,飞鸟嬉逐,至于前人们所说的那个“千帆竞渡”的繁忙的码头和偌大的关楼,早已不见踪影,成了遥远的梦。

浩荡长风从历史深处吹来,里运河水面因此波澜起伏。不远处,翔宇大道车水马龙,川流不息,让这座水城生机勃勃。

如今的榷关两岸一派平和静谧的氛围,笼罩着里运河。移位仿造的榷关犹在,而人事全非。眺望晴空高楼不语,凝目河水浪涌云舒。昔日这里十分热闹的船工号子声,女人们淘米洗菜的说笑声,挑水愉悦时的嬉戏声,渡船划水时的木桨声,在水面激起回声,散落在历史的尘烟里,飘荡在广袤的时空里,连成一串无尽的思念。而现今看到的滨河绿地赏心悦目,格局别致,更有新移植的贵重名树环护,不时有人休闲骑行,漫步,或是闲暇挑挖野菜。

我喜欢行走榷关古堤,那个让我日夜眷恋,育我成长的板闸,也飘来了带着浓浓乡愁的滋味。榷关古堤的华丽转身,让人喜欢这里的亮丽,它透着一股时代的美,蓬勃的美,大气的美,骄人的美。

刊于 2018年1111日《淮海晚报》 A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