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盱眙古代龟山运河
时间:2019-10-28  浏览次数:

□夏维新
  龟山位于淮河右岸,孤峰耸峙于淮河之中。古代,隶属于盱眙县。
  清·乾隆《泗州志》记载,盱眙境内龟山运河,始凿于宋·元丰六年(1083年),自盱眙县城东北三十里龟山东洼地至洪泽新河入淮,长57里,阔15丈,深1丈五尺。清·康熙十九年(1680年),洪水吞噬泗州城,龟山运河随之而沉沦于洪泽湖之中。《宋史》载,宋代,注重修筑人工运河,疏浚、拓宽北方的浅狭河流,与长江、淮河、珠江等自然河流融会贯通,以此减少水患灾害,降低淮河风险,既受益淮河两岸人民,又加快漕运事业发展,成为历代漕运的重要河流。汴河疏浚后,发运使罗拯复欲凿龟山运河,以达于淮。大宋神宗帝听后,认为很有道理,便约会发运副使蒋之奇商讨之。蒋之奇建言:“上有清汴(疏浚后的汴河),下有洪泽,而风浪之险,止百里淮,溺死老人、儿童不可计。凡诸水道转输的船舶,涉湖行江,已数千里,而覆败于此百里间,良为可惜。宜自龟山至洪泽,凿左肋为复河,取淮水为源,不置堰闸,可免风涛覆溺之患。”神宗帝就开凿龟山运河之事,又找来都水监丞陈祐甫商谈。祐甫言:“往年田裴任淮南提刑,尝言开河之利,其后淮阴至洪泽竞开新河,独洪泽以上未克兴役。今既不用闸蓄水,惟随淮而高下,开深河底,引淮通流,形势为便,但工费浩大。”帝曰:“费虽大,利亦博矣。”祐甫曰:“异时,淮河每岁失船舶百之七十艘,若捐数年所损之费,足济此役。”帝曰:“捐费尚小,如人命何!”蒋之奇上奏枢密院曰:“淮水浸淫,冲刷堤岸,渐成灾害。臣今相度,引淮水通流,减淮河灾害,则于势至易,其便甚明,奏请帝即派遣发运使开治长淮龟山运河,愿亟兴工。”帝然之,令陈祐甫辅佐蒋之奇,凿龟山运河,限二年毕。
  《宋史·河渠志》记载:“元丰六年(1083年)正月戊辰,乃调夫十万开治。计行地五十七里,赋工二百五十九万七千,役民夫九万二千,一月兵夫二千九百,两月支麦米十一万斛(一斛,十斗,约120市斤;南宋末年一斛改为五斗。后世又改为二斗半,四斛为一石),钱十一万缗(千文一缗)。”元丰七年二月乙未,自盱眙龟山,东与“新河”相接,长57里,阔15丈,深1丈五尺的龟山运河全线竣工,仅用一年时间。从此,龟山运河接清汴河,载重四五百料(约合24吨至30吨)船舶进入淮河,虽然淮河水流湍急,但较为安全。同时,龟山运河形成弯道环流,既可减少进入运口泥沙,又常年引入淮水,畅通漕运,免风涛百里沉溺之患,彼方上下人情莫不欣快。
  苏轼作《龟山辩才师》诗,称赞龟山运河:“此生念念浮云改,寄语长淮今好在。故人宴坐虹梁南,新河巧出龟山背。木鱼呼客振林莽,铁凤横空飞彩绘。忽惊堂宇变雄深,坐觉风雷生謦欬。羡师游戏浮沤间,笑我荣枯弹指内。尝茶看画亦不恶,问法求诗了无碍。千里孤帆又独来,五年一梦谁相对。何当来世结香火,永与名山躬井硙。”
元丰七年三月乙卯,江淮浙路发运副使蒋之奇因凿龟山运河有功,加直龙图阁,升发运使。
  1982年春,龟山发现一石碑,碑高近3米,宽1米多,立于明代嘉靖年间,记载龟山一带堤防保护的情况,由于碑面磨损严重,字迹模糊不清。如今,碑尚存,而龟山运河永远沉沦于洪泽湖之中。
  刊于2019年9月29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