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60年前父亲疏通大运河
时间:2019-11-14  浏览次数:

□仇长高/口述 宋士勇 徐怀庚/记录整理
  近日,淮安区档案馆同志在我们仇桥居委会进行“百村万户”口述史走访活动,他们一行在居委会书记仇继伟引导下来到我们家,看到我家客厅墙上挂着一个奖匾,就向我询问这个奖匾的来历,我就把奖匾的来历告诉他们。
  说起奖匾的来历,那是1959年春天,我爸仇季友那时担任原淮安县复兴人民公社仇桥大队副大队长,大队接到要派20人到宿迁地带参加疏通京杭大运河的通知。大队立即研究,精选20人由我爸带队。我爸和其他20位乡邻准备粮草、工具、被褥等两天后,就推着木轮车,车上有柳编筐,柳编筐里装着铁锹、粮食、被子和煮饭用的炊具等。200多里地,我爸他们走了两天半时间,到了指定工地。当时,他三弟也和他一起去的。那时,开挖疏通河道都是靠人挖,用独轮车推土,用布兜抬土,用肩挑土,非常辛苦。
  为统一管理,按时间按标准要求完成工程,淮安县水利局专门成立水利工程团,复兴公社成立水利工程营,仇桥大队成立水利工程连,我爸任仇桥大队水利工程连连长。疏通大运河工程任务分到工程团,再分到工程营,后再分到工程连。我爸他们分到一块流沙地段,施工非常难,头天挖了,第二天流沙又来了。为按时按标准完成任务,我爸他们每天早出工、晚收工,自觉加班加点。1959年冬天的一个早晨,天气寒冷,空中飘着雪花,地上结冰湿滑,天还没有亮,我爸就带着他们一帮人,穿着短裤头,在工地上干活,被淮阴地区工程观摩团的同志发现,组织各工程团来观看取经,尤其是我爸既当指挥员,又当战斗员,自己挑土爬堤坡,带着大家一起干的举动受到赞扬。从河底到河堤上有160多米,挑一担河泥要爬三四道坎坡。吃的是玉米面、大麦糁子,每天每人仅有8两,吃不饱,即使是这样,我爸他们还是按标准提前完成工程任务。
  1960年12月,我爸他们从工地回家不久,就接到淮阴地委开会的通知。那天,表彰大会很隆重热烈,我爸上台领了奖匾。奖匾是中共中央交通工作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交通部联合颁发的,奖匾上写道:奖给建设京杭运河的先进生产者仇季友同志。奖匾的画面也很有特色,奖匾的上方是毛主席头像,两边各有三面红旗;左右各有一根龙柱,龙柱上有工农业及科技生产设备、工具、仪器和和平鸽;下方是麦穗;中间是京杭大运河,河的一头图案是北京天安门,河的另一头图案是杭州六和塔,大运河中有轮船,有船闸,河两岸有城市、工厂、农田,有拖拉机在耕地,有高耸的烟囱、水塔、塔吊。我爸那天吃完饭后,又领到两只山羊和半匹手工织的老粗布。
  淮安区档案馆的同志说,这块奖匾非常珍贵,我们家随即就将奖匾捐赠给淮安区档案馆保存,他们复制了一份给我们。
  刊于2019年11月10日《淮海晚报》A04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