治水风采
您所在的位置: 淮安水利局 >水文化 >治水风采
冰凌融水也能淹了清江浦
时间:2018-09-12  浏览次数:

这次淹水,是因为拆修清江正越闸而切开五孔桥前堤坝准备通船,适逢天气转暖,河中涌冰融化河水陡涨,由玉带河蛰决。

□潘俊青

“乾隆五十一年夏天因黄、淮、运同时涨水,清江浦本地又豪雨如注,水从马头三闸闸背漫顶下注,又将清江浦南岸千旗杆以下的五孔桥堤工漫决,水自玉带河下注,以致清江浦一带被淹……”当时正值农历七月,为淮河流域主汛期。

无独有偶。近读《江苏水利全书》嘉庆十年条下有:“十一月……因修清江正越两闸将五孔桥拦坝挑切……适冰凌水融涨漫过拦坝由玉带河下注……浸及清江浦官署民房,水深一二尺至五六尺不等……”查阅消息来源:《续行水金鉴》引《南河成案续编》:“嘉庆十年(1805)闰六月二十八日,铁保(两江总督)徐端(南河总督)奏:运口惠济等闸,并清江正越闸……各闸年久损坏启闭不灵。上年冬,前督臣陈大文、河臣吴璥会奏请分年次第拆修,缘彼时漕船回空甫竣,正值重运北上,是以今春末及估办,兹臣等复查,清江正越两闸建自前明,闸墙雁翅年久酥损卸塌,一亟应修建。拟先将惠济越闸、通济正闸、清江正越闸赶先拆造,委员勘估……定限于本年回空过竣煞坝兴工,限明年二月完竣……其未启放之前漕运商民各船,惠济通济两闸另有正、越闸通行,唯清江闸应照旧启效五孔桥由玉带河行走不致阻碍……十一月初十日戴均元(将接任两江总督)、铁保、徐端奏,臣铁保在河口督儹赶堵御黄新坝,缘江境冬至前后天气严寒,河口冰凌甚大,外河厅顺黄坝上下、河湾处所,冰凌拥积,初六七两日,积凌融化陡涨水四尺二寸临黄各埽工,幸防守稳固,唯里河厅清江汛,因修建清江正越二闸,将五孔桥栏坝挑切以备启放行船,初八日天气骤暖,凌水涌涨,登时漫过拦坝由玉带河下注,该河城隍庙地方旧有涵洞堤根渗水坐蛰,浸及清江浦南岸官署民房,臣等即驰回查看,清江浦北岸……并无妨碍,惟南岸低地被淹,水深一二尺至五六尺不等。幸居民距堤不远一搬移高阜,并未伤人,水势尚缓,房屋未塌,惟在浦各官署间有被淹,并清河县仓谷不及移贮,查明数目赔补。臣等商酌,分投抢办。臣徐端督率道将厅营先将御黄坝收束窄小以截来源,臣戴均元帮同臣铁保督催厅营将玉带河过水处漏夜赶办。幸口门仅止八丈,即日堵筑断流,惟清江浦地势低洼,积水骤难消涸。查乾隆五十一年碧霞宫漫水,经前河臣李奉翰奏明在浦各官捐廉车戽,此次应照办理,现即雇车昼夜车戽,计数日内即可涸复。”

到此真相大白,这次淹水是因为拆修清江正越闸而切开五孔桥前堤坝准备通船,适逢天气转暖,河中涌冰融化河水陡涨,由玉带河蛰决。说明当时清江浦地势低洼,防洪标准十分脆弱,稍有不慎即可酿成灾害。所好现在里运河已非主流河道,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对于玉带河五孔桥闸再作如下补述。

据《江苏水利全书》作者武同举先生考证,“清江浦玉带河头旧有石闸,一名凤阳闸,因闸东之凤阳船厂而得名。康熙十九年(1680)建五孔桥减水坝,一名凤阳坝,三十五年(1696)改建石闸,其西有月河,月河无闸,运水由闸入玉带河绕至清江浦南圩门,又东北迤,至云曇坝仍入运河。”

 刊于2018年9月9日《淮海晚报》A4版